扁庄退坑了,该取关取关吧

© 墨笑璇
Powered by LOFTER

【黑跳】夜彻惊雨

@顾青州 醉哥哥……我,我码完了

他是被一记雷霆惊醒的。

没有雨,只有孤独的雷。

长长打了个哈欠,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在渡劫。

他垂死挣扎地穿上衣服,骑着自行车向天雷一层一层落下的地方去了。

好远,穆天一边心里抱怨一边也庆幸这个人是个懂行的没有在市中心渡劫……要是在市中心渡劫,惨不忍睹啊。

其实他又不是没见过在市中心渡劫的那种家伙,为了渡劫那些家伙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毕竟这座城市就是一个渡劫的好地方,配以合适的阵法,渡劫便会轻松些许,这人也是友好,去了郊区,这种好人真的不多了啊,也不枉他大晚上亲自去接这人。

其实他也懒得起床……本来渡劫就是很私人的事情,外人不应当插手,可是——这个地界又是他暂时看管着的,想想这人没给他提前通知就去渡劫就糟心,简直麻烦透了。

先去看看人家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吧,如果麻烦不是很大他就补一份文件就当迟交了,要是……

他捂住眼睛,真是好底气,渡劫连阵法都不布——简直可以想象这片森林会变成什么样子。

好不容易走到,如他所料,一大片林子都烧焦了。

……

心情复杂。

现在还是找人吧,如果连人都找不到就没多大意义了。

周身似乎暖和了起来,他感觉自己似乎动了动手指,自己却又不知道自己到底动了没有,挣扎着要从黑暗里出来。

父亲……

口中喃喃。

他好像还叫了一个人的名字。

只是想不起来了。

你叫什么,喂,醒醒,喂,别死了!

我才不会死呢……

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喂……

背后的人又没了声息。

穆天把这人扶去车上,拿衣服绑到自己身上,硬是背回了家里。

这下好了。

麻烦。

珊瑚绒睡衣伪装出的温暖被晨风吹散,他打了个寒颤,醒来了。

走出房门想去为救他的人道声谢,才一开门,穆天正好同他对上,见他醒了,穆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如果有,那就是表情冷了下来。

冷得渗人。

“你好?”他试探着问了一句,算是同穆天打了招呼。

“……”

“不好意思,如果我麻烦到你了,我现在就可以离开。”

“……”

尽管穆天一句话也没说,他也平白觉得自己理亏。

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感觉说什么都不对,两人就这样僵持着。

“……又不是养不起你。”

僵了半天却是得了怎么一句话。

“……哦,谢谢。”

“一个劫渡傻了,”穆天嘴唇禁不住扬起的弧度,“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的名字?”

“啊……我不知道。”他不知道刚才还冷着脸的人为什么突然笑了起来,而且那笑容不像是在做假——这人表情切换都不用缓冲的吗?

“那我就叫你跳跳了。”

穆天的心情明显好了起来,转身挽起袖子,“早饭我做好了。”

始终未发现身后人的神色变得古怪起来,甚至伸手想抓住些什么,却又僵硬地收了回去,跟着穆天走向餐桌,听他说自己这次渡劫虽然看不出失败成功但是没死就很好了,还有自己,似乎已经失忆了。

“你认识我吧。”他突然开口。

穆天心情很好的回答,“不认识,我早就把记忆丟干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来,不过我猜我既然已经选择忘了,应该也不会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他握着杯子的手抖了一下,很勉强地笑了一下,“那是,忘掉的,当然不重要了。”

穆天的表情又冷了下来,“你笑得真难看。”

他也不知道又怎么惹这人生气了。

两人再无交谈,安静地吃了早餐。

穆天的情绪也稳定了下来,“你是……你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吗,等会给你登记一下,然后交一下损坏森林的罚金。”

这下他是真的懵了,“你不是说,我渡劫——东西都烧了吗?”言下之意就是我没钱,也没有值钱的东西。

“你以为这样就能逃避问题了吗。”

“……我真的没办法。”

“啧,一点都不禁逗。”

穆天转身把罚金交了,“好了,你已经成功卖身了。”

???

晚上被带着好好玩了一趟(其实纯粹是穆天自己想玩)的两人从电玩城出来背着一堆毛绒娃娃回家了。

打开门。

一张他绝对不想看到的脸。

是穆炎。

他脸上带着未从游戏里脱离的笑容就这样僵在了脸上。

“这是……”他小声问穆天。

“这是我父上。”穆天在他耳边说,“爹你这次怎么早就回来了。”

“没什么,这次治疗比较简单就来得快了,他怎么在这?”说后面那句话的时候,穆炎眉头已经明显皱了起来。

……

“他现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爹你就别难为他了。”下意识地把他往自己身后藏了藏。

穆炎挑了挑眉,“你是谁家的。”

“放心吧,这次去天悬白练就是谈这个的,”穆炎特意看了他一眼,“子绪这几日找不到他,原来是跑到临渊来了。”

“爹……你们怎么谈的。”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们只要没给正面文件说什么人过来,我弄死不犯规。”穆炎声音低沉,听起来像是要犯罪。

……

“骗你的。”

爹你这么皮,娘知道吗!

“这次基本内容就是他们可以提供治疗,我们这边对他们开放矿藏和……”

他还正在听着穆炎下文,不想穆炎却不说了,“这小子你打算怎么办。”

“我送他回去算了。”穆天想干脆带他今天晚上先躲过去,明天再说明天。

没想跳跳拦住了他。

“教主……”

穆炎带着满脸不敢置信,被他父亲推了出去。

“你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他不知道顾清觉到底恢复了多少记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的,两个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都在互相欺瞒——尽管出发点应该相同,可是要真的两人都明白了,那事情就糊涂了。

穆天在一旁心急如焚,他倒也想偷听……可是房间下了禁制,他只有干着急,如果父亲真要下手,他难道要……

“你要他还是要我?”

感觉这个画风不对啊。

那要怎么办。

这时门开了,穆炎满脸欣赏地拍着顾清觉的肩膀,“好了,回去教你父亲准备彩礼。”

“等等,您该不是打算吧……”小鹿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穆炎打断了,“嗯,你收拾收拾就出嫁吧。”

?

亲爹啊。

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你忘了?那时候我背着你,你叫了我一声什么?

我叫了什么?他努力回想。

你叫了我小……名,刻意含糊的声音没有抹杀其中意味。

你也是这样吗?

什么意思?穆天马上反应过来,你也用自己乳名做了记忆密码。

嗯。

那你不是……一开始就知道了。

想到自己今天去电玩城那些游戏玩得那么……他就想找时光机。

“我当你原谅我了。”顾清觉走过去抱了一下他,他怕被讨厌,仅仅抱了一下就打算收手离开的,可是穆天不愿意松手了。

“我也当你原谅我了。”

顾清觉,你给我记住这天,临渊不欢迎你,永远!

“我以为,你永远不会叫我乳名了。”

“对不起,那时候我真的是以为,对不起。”

他引发潜伏穆炎身上的毒,想要为自己父亲报仇,正因为穆炎是凭借武力压制的临渊,没有死于毒性却差点死于叛乱的穆炎,真的是让穆天彻底奔溃。

“既然他可以原谅你,我又有什么理由说不呢?”

“谢谢你。”

“先别说谢,嫁妆你家里打算随多少。”

“松手。”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