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咸固我咸,哪怕死前洪水滔天

© 墨笑璇
Powered by LOFTER

至死方休禁了,我干什么了就把我禁了,我开车都没把我禁了,我纯剧情你说有违规,我靠!

很好,又被禁了,咋!我又咋了!

【至死方休】方七少×楚休


我简直就是评论区的一股泥石流……都怪封七大大!把起点文写得这么基!都是他的错!

方七少,多少的那个少。

他歪头笑了一下,伸出一只手表示友好。

楚休看了他一阵,见他没有把手收回去的意思——他一开始没去握手,是想方七少知难而退的——也只好伸出了右手,极具象征性的握了一下。

但是方七少不知死活,姑且叫做是不知死活(毕竟我们也不知道楚休心里是不是特别乐意),顺势来了个吻手礼。

楚休脸马上黑了,一拳把他打了出去,然后非常用力地关上了门。

“滚。”

恼怒里带着暴风雨前的平静。

方七少一脸不敢置信,“楚休!喂!这是我们那边的习俗而已!喂你开门啊!”

“我只说让你滚,又没说你为什么滚,你不是...

休仙好甜啊,可恶,好甜啊!甜死我了!

【黑心跳】野魂

入了往生吧。

引魂人站在桥头问他。

他回望,本应不甘的心境却平静异常。

“有缘再见。”他拱手,大步踏入。

引魂人只能送他到这。

剩下的,只有他一人。

可恶,真的好不甘心啊。他的笑容如同撕裂了自己,有点难受,真的只有一点。

面对着引魂人该死又熟悉的面孔,他真的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既然说什么都是错的,还不如不说。

可他还是没有抗拒自己,问了一个蠢极了的问题,得了一个恨极了的应答。

“护法为何于此。”

引魂人自袖中抽出一轴边缘破烂的画卷,与他相对着看了一会,似乎是将他与这画上的人确定无误了才开口:

“你是谁。”

冷淡又漠然的神色不似作假。

可他知道,这个人最擅不过是隐藏自己,...

我现在在想,如果聂老大从一开始就选择拿钱砸他,现在会是什么场面
聂老大:干不干活。
吕树:不干。
聂老大啪的砸下一捆钱:干不干
吕树:……不,不干。
啪,又砸下一捆,干不干。
吕树:聂老大,我是那种为了钱的人吗?
聂廷:五险一金加帝都灵域胡同一间小楼。
吕树:聂老大,你让我考虑一下。
聂廷:小鱼同个配置。
吕树:聂老大说啥就是啥!

聂廷:死要钱的性子,还治不了你了。

高杉!耶!

【双叶】叶与输入法

第十二篇

叶秋可以说是看着一叶之秋成长起来的。

他什么忙都没帮到,仅仅是沉默揪心的看着一叶之秋的好好坏坏,仿佛隔着一个空间,他只能看着,什么都改变不了。

他知道自己可以做的很多——只要他愿意——事实上他一点都不愿意,所以他把自己隔在了另一个空间里,依旧冷漠揪心地看着一叶之秋。

那时候输入法还是输入法,你输入的字母拼音只会按照它算法里的DNA顺序给你第一个字,他不费吹灰就可以找到一叶之秋的正确写法,一叶不知秋,他听见自己说,这就是一个错误写法。

后来输入法有了记忆功能,这个错误用法,从电脑错到手机。

他喝了一口电脑边放在的咖啡,只剩电脑屏保的微光映着他的眼镜,在黑暗里被只放一勺奶的咖...

【all叶】去你的坦白说

第十一篇

一个狮子座的男生
……

居然是省略号,叶修真的是万万没想到,难道和自己发个坦白说就是坦白发给他一串省略号,来说明和自己没话说。

他是不是应该高兴一下,让那个人坦白表示了对自己的无话可说。

你是不是憋得有点久了。

他发了这么一句过去。

我去,老叶,我就发了一个省略号你就知道我是谁了,哇,你真可怕,你们玩战术的都这样吗,你说我和队长发一句省略号他会不会认出来我

这才几秒钟,他就打了这么多字,叶修揉了揉额头,他其实就想表达一下,这个他也不知道名字的人是怎么做到和他无话可说,还要和他维持表面朋友,可是谁知道让说话的人误打误撞把自己暴露了。

黄少天?

他特意打了一个问号。

…...

至死方休了解一下?怎么办,休仙还是方休,大三角一起吃也没什么问题对吧……(动摇)

【王者荣耀】红名退散 扁鹊×庄周

第十篇

庄周来稷下的前一天夫子问了他一个问题,“会解梦吗。”

“不会。”

“哦。”

语气上是完全知道他不会的意思。

扁鹊小声问他,“这人不是个江湖骗子吧。”

“放心,他不是。”庄周也小小声告诉他。

扁鹊点了点头,不做声了,他是很相信庄周的。

不为别的,就见面时庄周头顶上的五颗心,足够他对庄周交付了真心。

【老夫子:呵,臭小子。】

夫子好感度 -1-1-1-1-1……

收到夫子的心理独白,扁鹊眼睁睁看着夫子头顶好不容易亮起的半颗心,啪,炸了。

夫子肯定听见那句话了!

你堂堂一个武学宗师这么小心眼真的好吗!

boss级别大佬的好感度,可以说是非常难刷了。

扁...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