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庄退坑了,该取关取关吧

© 墨笑璇
Powered by LOFTER

【初宣+印调】护法单人本《六鹢退飞》

非常开心,大家都好棒啊!

希望这个本子,大家能够喜欢,鞠躬!

成謐:

🙏郑重感谢:摊主鹊儿姐@灰喜鹊 ,云云@云且安。 感谢所有参本的文手画手:饭总@风雪塞北 ,檎宝@儀衡 ,喵妹@妖喵皇 ,颂哥哥@何怀故都 ,刀子@硬质合金刀片 ,冶冶@谢系岭 ,嫣儿@冷月独闲 ,桐美@乐青桐 ,醉哥哥@顾青州 ,墨墨@墨笑璇 ,南风@南风有信待砚归 ,子卿@君子卿如玉♪ ,西瓜小仙籽@450w灯泡炸裂 ,满满@梅原洗衣液 , 阿少@八代目火影 ,CD @STARRY-CD ,茶籽@桂棹兮兰桨 ,月儿@燕云四月 ,教主@Yin/Z ,以及我家夕禾禾@曷夕夕_ 和她的朋友衍衍,鞠躬,辛苦了诸位!


风雪塞北:







↓文稿试阅








七岁-和血泪故园倾覆 绝恩师毅赴魔窟 *成谧)




“师父,我想进魔教。”




“跪下。”良久,他终于启口。




“人世这一遭,谁也躲不过去。”归九慢慢地说来,是师辈殷殷的叮嘱,和着风中草虫的鸣声,空寂得直直坠入心底,“死并不可怕,但是活着,你要肩负更重要的东西。”




“你本心到底该作何想。百年遥遥,复仇与杀戮,不能成为你以后道路的全部。”




“你会失去很多,但总有什么会留在你的身边。跳跳,活下去。”




 




十岁-阴阳错后人相逢 月魔陨使者殉宝 *饭)




月色皎洁,院中只余斧劈刀砍的声音。小鹿看着少年瘦弱的背影,这个跳跳,难怪总是老成的模样,原来是和自己一样,也是个没爹没娘的人啊……但是自己有义父,有全教上上下下的宠爱和保护;他却只能打杂苦役,早早地见识外面的血雨腥风。命运对他真是太残酷了。




“我还是喜欢你笑的样子。”




小鹿苦恼地说:“你笑起来那么好看,却总是绷着个脸,每次笑就一下就过去了,我还没看够就没了。”




跳跳哭笑不得:“承蒙公主厚爱,那……卑职试着多笑笑。”




 




十一岁-风波险初拭锋芒 世情恶惨失良朋 *刀片)




光源骤然消失。




跳跳有那么一瞬间完全懵住了,火把的光从他视线中完全消失前,眼里最后的画面,便是石室顶轰然崩塌的模样。




之后的岁月里无论他怎样努力地回忆,都无法想起当时他看到的那个踏入石室的人究竟怎样。或许他看见了,或许他没看见。只是溅在面庞上仍带温度的液体诉说着一个事实:在这次与不知名的敌人的战斗里他输了,一败涂地。




 




十二岁-林间客初心何辍 境中幻我非故我 *道思作颂)




飞花剑的尸体猛然一抖,长臂铁钳似的箍住眼前少年,后者瞳孔骤缩,运足气力往飞花剑胸口击出一掌,飞花剑哪里还能承受住,口中鲜血狂喷,糊了少年满脸。




但飞花剑就是不放手,凭借着仅有的体力蛮狠翻滚,向悬崖滚去。




一咬牙,跳跳扳着飞花剑在空中艰难地转个身。蓝衣侠士是活不了的,可是他怎么能死,怎么能这么早就死?!




下坠途中接二连三的撞击带来刻骨铭心的疼痛,少年被颠得胆汁都要吐出来,风声在耳边狂叫了许久,终于咚的一声闷响,眼前陷入死寂。




 




十四岁-易形容翩跹魁姬 袖匕显血色朱梁 *南风意)




来客推门而入,“队长。”




“别说话。”




甫一开口,音色却是清越得雌雄莫辨,少女唇边牵起清浅弧度,却似带惯了面具般,“我们该走了。”




一跃而下,似有似无的铃音回荡在四周诡异的死寂中,甩手蹭开锋刃残余的血色,半寸匕首滑进衣袖好似不存。少女淡然伸手抹去唇上粘黏的唇脂,鲜红丹蔻无意间划过唇瓣,指上所染的暗郁血色却比鲜红更惹人眼。




 




十五岁-岁暮安清风盈袖 黄粱梦暗香入怀 *顾青州)




他醒来的时辰和往日差不多,月亮斜斜挂在天上,启明星还亮着,深夜的寒凉依旧彻骨。他早早醒了,在后院练剑。




往日里是这样的,但他今日就要多忙些事,等他开始练剑时,就比平时晚了半刻钟。持剑的手沉稳有力,身形转挪间又迅捷如电,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其实有点走神了。




说到底无非关乎两个字——传承。




 




十六岁(上)-纵业火人间炼狱 叩初心此身何寄 *墨笑璇)




他突然转过身,原本是发觉有人在背后看他,想杀个措手不及却不想只是个小姑娘。他这一看,反而把人家吓着了,他一笑,自然带几分清和。小姑娘愣了一下,问他:“阿兄,你是坏人吗?”




这个问题可算是问到他痛处了,笑容一僵,他反问道:“你看呢?”




小姑娘摇了摇头,“阿兄,我不想你是个坏人。”




他想象得到那小姑娘在火里有多绝望,就像小鹿,就像很多年前的自己。她会说什么呢,她又有什么可说呢,眼睛什么都看不到,耳朵什么都听不到,连自己呼喊着谁也不明白,他真的做对了吗?




 




十六岁(下)-扫残局韬略千万 擢高位八方来贺 *雪嫣)




“你们两个,”跳跳双眸中刺出的摄人寒意慢慢化成一股升腾的杀气,“拉出去砍喽,以儆效尤。”




跳跳对两人不住的辱骂充耳不闻,须臾间耳畔归于沉寂却也不发一言。还跪着的人就这么战战兢兢等着座上人发话。




好容易见跳跳端起茶杯润润嗓似是要训话,却又和侍立在侧的一队长闲聊起来,二人说话声音虽低倒不背人,屋里每个人不论跪立无论远近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约莫过了半晌终于有人按捺不住:“堂主,小的们知罪啦,请您发落。”




 




十七岁-谋诡谲舍身破阵 履玉阶再加金冠 *谢系岭)




阵法已破,贼首已死,跳跳无心恋战,带着身边同样负伤累累的黑小虎突出重围。失血过多令他眼前一阵阵地发黑,身上大大小小共二十三处伤口他都一一记着,比本来预计的多了四处,看起来黑小虎倒还比他伤得轻些。




这正是跳跳想要的。




玫瑰色的暮霭在山与山之间缓缓流动,树林随风哗啦啦地响。跳跳带着黑小虎施展轻功穿梭于林中,所过之处惊起一群飞鸟。




行将就木的夕阳在他身后,洒了他一身血光。




 




十八岁-将点兵意夺麒麟 天流火腐草化萤 *乐青桐)




崖顶兀然传来尖啸,跳跳闻声急急而起,翻手向人一拱便告了辞,“对不住,教主传召。”猪无戒起身时,跳跳的身影已经越过了石桥对面的险峰,淡成了与山上寒树一色、可有可无的一个点了。




“我的个乖乖!”




猪无戒才张开口,一旁的牛旋风替他先感叹了出来。




……




“护法啊,你来得正好。”




黑心虎的案上正摆着碗热气腾腾的药汤,气味苦得连洞中一贯的潮湿霉气都暂且在鼻尖散了去。见跳跳来了,也不急着喝,随意挥了袍袖免了参拜示意他直接报告。




“是,七剑探访已毕,麒麟仍在……”




 




番外-还似旧时(*半隻傻喵)




“被冻病难受也是你活该了。”青龙门门主笑骂道,但见儿子头疼得难受,便坐进床帏中,叫儿子将头枕在自己大腿上,一手轻揉着儿子头顶的穴位。




“你若在外头这般病着,可没有人这么紧张你了……”父亲忽就语重心长叹了口气,“罢了,你还小——快些睡吧,爹今晚在这里陪你。”




“爹……爹……”他呢喃着,将身体蜷成一团,浑身热得像一块烙铁,一时揽紧了被褥,一时又踢开被子,将自己冻得牙关微微颤抖。




 




番外-鸽语(*温子卿)




(小七)




“从此,世间再无青光——”白猫大侠哽咽道。




那时候我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主人安慰了半天,才小声发问:“那伯父的孩子呢?”




“或许死了,或许没有——都是天意。”




(小五)




不论如何,他救了我的主人莎丽,又指引她去学习左手剑法,是莎丽的恩人,也是我的恩人。我相信他进入魔教一定是有苦衷的,并不像是传闻里的那样草菅人命,心狠手辣。




(小二)




白猫大侠突然笑了起来并对主人几不可见地摇摇头,然后嘴唇微微开合——他明显知道了主人到底是谁!




“幸好,青光一脉后继有人……”




 




↓图稿试阅












黑虎怒号,白龙长啸,黑子一招失策先点再扑,棋局惊变,白势腾空而起,方寸天地霎时间四起硝烟。




六鹢退飞,围棋术语,既预示着灾异,同时也预示着——局势逆转。








======《六鹢退飞》CP22 青龙腾空======
















↓↓↓↓↓




非常感谢点进这里的你!请在最后留下宝贵的意见,你的支持对我们来说意义非凡❤




--印量调查--






评论 ( 2 )
热度 ( 2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