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庄退坑了,该取关取关吧

© 墨笑璇
Powered by LOFTER

【澄羡】云梦双杰,一直都是两个人 番外篇

全文见tag

上篇链接见评论

都是自己选的,何必呢。

他看着那个怕狗的孩子一步一步在恐惧里长大,他想了一阵,还是叫那人魏无羡吧,一如既往的陪着他。

时间是从魏无羡掉进乱葬岗开始的。

魏无羡似乎都没有意识到他为什么会这么安全的呆在这个地方,他能起到的作用并不小,但是仅限鬼气薄弱的魂魄和一些灵力不足的宵小。

他以为这就够了。

突然,一只鬼气外溢的虎魄扑了过来!

“小心!”他下意识地就去护住了魏无羡。

“刺啦”一声,伞划拉开了一条口子,他感觉自己的魂灵一时不稳,颤抖了一下——他暴露在伞外了。

他用没被划伤的一面遮住自己,才堪堪没让自己太早魂飞魄散。

看着那虎魄的如同被什么东西烧着了的样子,魏无羡才稍有一点明白,自己这一路逢凶化吉,不是他吉人天相,而是有人在暗里护着。

“你是,你是鬼吗。”

他说他是,只是魏无羡没有听见,也就是没说了。

他一步一步引导着魏无羡堕入鬼道,没有什么对于错的分辨,魏无羡需要活下来,他觉得没什么错,甚至,他承认自己是有私心的,让这个人和自己一样沾着鬼气,他会觉得莫名舒畅,还有几分微妙的快感,那些被你们所不齿的鬼道,将会成为几个月后射日之征的中坚力量,他越这样想着,愈发期待和那个与自己相处过十三年的人,相见的模样。

这一次,有他相助的魏无羡,更强,而那个人是否会和剧本写好的那样,和这位夷陵老祖,相视而笑?

大抵是不会了,魏无羡,早就是个疯子了。

魏无羡是在那天的比武上发的疯,本来只是二人做给外人看的戏却成了真,魏无羡真的召出无数怨嗔怒恨,点睛召将,一曲陈情,千军万马。

陈情笛声鬼气四溢,连大战之地都平白冷了一场,青石砖泛着阵阵黑气,似乎凝了一层黑霜,他一阵恍惚,让那个人,就这样死了也好。

魏无羡一边说着我不是故意的,一边又慌乱地大笑,你们都该死。

他杀了江澄,江澄也杀了他。

江澄死过一次,只是江澄他自己不知道,因为尸身未腐的他被魏无羡用最快的速度复活了,他打伞替江澄护了魂灵吊着命,他以为看到江澄如此他会开心得要命,事实上,他的意义就是为了折磨彼此,江澄的命一半是他的功劳,一半就是他害的。

魏无羡死了,胸口插着三毒。

人人都说江宗主威武,大义灭亲,江澄却看着三毒不知发生了什么。

是,是他杀的魏无羡?

是什么时候,为什么他全然不记得了。

不应当的,他怎么会?

他看着江澄魔怔了似的呆滞在那里,和瑟缩在他伞下的另一只魂灵,魏无羡。

魏无羡撑起一个笑,难看得要命,他听见魏无羡说:“原来你长这样啊……”魏无羡说到这停了一下,“我这下算是还清了江家吧。”

“我知道我还不清了,我都死了,有些事情,就当他没发生了总行吧。”

“是我害死的他,我,我,活该还不行吗。”

魏无羡语无伦次,他见魏无羡这幅模样,心里愈发不是滋味,他只是想让魏无羡成为一个属于魏无羡自己的人,不想他被那么多东西所限锢,只是这一幕,他是真的后悔了。

或许有些东西,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其实一直都是你在帮我对吧,很谢谢你啊,我以为能活这么久是自己命大,能活这么久我已经很知足了,没什么的,很谢谢你,活了这么久,我也该知足了。”

魏无羡居然在宽慰他。

他想笑,鬼气化成的眼泪在不停地往下掉,他想做这救世主却成了一切罪孽的源头,他是可怜至极也可笑至极。

谁也再没提起。

他们立在那里,看伞外的烟火人生,魏无羡的灵魂被他护着,有时有人过来他会指给他看,这是两个鬼为数不多的乐趣,只是撑伞的这个鬼,越来越虚弱了。

他真的是觉得自己等不到那位红衣姑娘来了。

“你怎么了。”一位身着道袍的青年扶起一个孩子。

两个鬼往后躲了一下,别人或许对他没什么大的感官,最多是这位道长看起来比旁人更给人温暖,对于他们两个来说,这位道长身上的光芒,就亮得有点烫鬼了,身为污秽之物,他们两个还是离这人远一点比较好。

“有信仰的人真可怕。”魏无羡喃喃道。

他看了魏无羡一眼,沉吟半晌,“他是抱山散人的弟子。”

“抱山散人?”魏无羡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温情,又很快反应过来了,“那我叫一声小师叔,不算过分吧。”

“明月清风晓星尘。”他这是第一次见人这霜华无尘之姿,不由得赞叹。

“薛洋还是学他学得不像。”

“谁是薛洋?”魏无羡问他。

“就是一个小孩子,想要糖想要了那么久,但是没得到,就只好说自己不想了。”

魏无羡听不十分明白,但也差不离晓得他口中所谓的“一个小孩子”,可能就是被晓星尘扶起的那个。

他们路过了这里,继续向下走去,魏无羡没问他们要去哪,他也没说,只是朝着既定的地方走去,走过大半江河,路过无数人生,一切春秋四季,都和他们无关。

这条路,就走了十三年。

红衣女子终于来了,陪着他看魏无羡入了莫玄羽的躯壳。

“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红衣女子习惯性的问,她没有考虑到一个鬼的脸色好坏有什么分别。

“可能是有点不太红润。”他回答。

他抬头看着自己头顶上破着的伞露出的天空,转了一下,终于把好的那一块转到了自己头顶,可是,被日光晒着的十三年,已经伤到了他的魂灵,手一软,伞掉了下去,他这次是真的要死了。

现在比较对不起的是那个红衣姑娘了,说好的,要把命给她呢……

END

番外就到此为止了,其实我就是想解释一下那个晓星尘的事情……然后……好像写完以后,emmmmm变得不太一样了?感觉又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哎……

话说有没有人猜到这个没有名字的人是谁啊,猜对有奖。

评论 ( 11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