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庄退坑了,该取关取关吧

© 墨笑璇
Powered by LOFTER

【白宋】为白导的诞生献上礼炮

18

宋书航的消失就先不码了,白导,潜规则了解一下?

这不是白第一次进门就有人躺在床上了。

不过他知道这是谁。

十六从他回酒店的时候就一直对他挤眉弄眼疯狂暗示,如果他还没猜出来是谁来探班他就真的不该吃导演这碗饭。

有点好奇会发生什么。

他不得不承认,他还是很想看书航穿仙子羽衣的。

哦豁。

还真是羽衣。

尽管他觉得书航自己不会这样做,可是不得不说他还是很期待这种画面的。

白导~

等会,声音、身材,白后退一步,躲开这一记投怀送抱。

“白导,我是那个明天的……”

白又躲开一步,“明天有事明天再说,我现在很累。”然后很不礼貌的把她丢了出去。

女孩坐在酒店地板上嘤嘤嘤,哭得很好听。

她旁边走来两个人,都是美得让人忘记性别的美人。

尽管确实看不透性别。

“白前辈还真忍心啊,让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哭成这样,”身着骚包酒红的人过来勾起女孩的下巴,“白鹤前辈,和我们一起去吃点宵夜么。”

女孩子抽噎着,呆呆看着这个挑自己下巴的人,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和这个人成的“我们”。

“去吧,反正人家小姑娘就需要你这样有丰富被白前辈拒绝的人的开导。”铜卦的怂恿欠抽又有效。

这深沉的一把刀子捅到了白鹤的伤处。

当即拍了桌子,“不醉不归!”

“嘤嘤嘤,这是人家第一次去,被丢出来,好丢人啊。”

两人碰了一杯,听小姑娘叽叽喳喳连哭带嗝把事情叙述了一遍,从头到尾,她是第一次,没经验,是什么什么人告诉她这样可以拿到更多台词镜头……

“这种情况你应该找副导啊,找白前辈算是个什么事。”铜卦给自己满上,冲一个人照瓶吹的白鹤努努嘴,“白鹤前辈就是副导。”

“而且,你别看白前辈那个样子,其实他是有人的。”

“啊?”妹子呆了,“长得这么好看都……”话音未落自己就先哑了,“对哦,这么好看肯定是排着队被包……”

“咳咳,”铜卦打断她下面的话,“你可别乱想,白前辈从一开始入这一行,就是为了努力挣钱包养某人的,毕竟在颜值这件事上,白前辈没什么竞争力。”

“白导在颜值上都没有竞争力?”妹子彻底懵逼。

“是啊,”铜卦戚戚然,“你看白鹤前辈。”

一口气干了一瓶的白鹤来了个白鹤亮翅,“我心里只有白前辈,不要把我和那些一心想往白前辈床上跑的妖艳贱货混为一谈!”

妹子呆。

“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喝大了的白鹤把妹子往墙上一推,“我告诉你,除了白前辈,你谁的主意都可以打,除了白前辈,他就是饿死,死这儿,从这跳下去,我都不会再多看他一眼!”

“嗯,这会是真的喝大了。”铜卦拍拍白鹤的肩膀,“没事啦妹子,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照常工作就好了。”

“哦。”失落的妹子转身要走,却突然被抓住肩膀。

“你等一下。”铜卦一边讲电话一边做一个安抚她的的动作,眼神惊恐地看着她。

“十六,你没和我开玩笑?”铜卦神情复杂。

“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开玩笑!我也是刚才知道有人溜去了白前辈房里的!”电话那头是十六压低了声音的咆哮,“我早和书航说这样可以给白前辈一个惊喜,结果呢!那是怎么回事!可真是个惊喜啊!”

“妹子是被安安稳稳送出来的,况且白前辈又不是真有什么意思。”铜卦补了一句,顺便美化了一下妹子丟出来的事实。

铜卦心情复杂的挂了电话。

“恭喜你,你进门的时候已经有人早就进去了,”铜卦挑了挑眉,“你没看见他吧?”

“看见谁?”妹子还懵着,“我进去的时候谁也没有啊。”

妹子马上反应过来了,“等等,你是说,那位,也是我这么想的?”

明明已经喝大了的白鹤突然诈尸一样的大笑,“宋书航你也有今天!”

宋书航承认自己躲在衣柜里就是觉得好玩。

以他对白的了解,也知道这样吓不倒他,“权当情趣了 ”,羽柔子如是说。

他就记住了,然后真的这么做了。

门限亮了一下他想了一下没主动推门,而是等着……嗯?进来的这个人……好像有哪里不对?

他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走出去,不管走不走出去,场面已经足够尴尬了;就算他走出去,他该怎么打招呼?

“嗨,你也来找白前辈?”

听起来好像哪里不太对。

静等一切尘埃落定,白前辈万分心累的坐在沙发一角,他才推开了柜门。

“白导~”他模仿那个女孩的声调,自己先乐得不行,“噗哈哈哈哈哈哈,白导,求潜规则啊。”

白看他作妖,浅浅一笑,抬手让他过来自己身边坐下,“胡闹。”

“白导,哈哈哈白导,白前辈我错了我错了,我不闹了,你呜呜……”

黑暗里,隐隐有衣物摩擦声传来。

“不是求潜规则吗,好啊,给你这个机会。”

END

评论
热度 ( 8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