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庄退坑了,该取关取关吧

© 墨笑璇
Powered by LOFTER

【澄羡】云梦双杰,一直都是两个人 三

16

他以为魏无羡应该是受了教训的。

提了食盒,像很多年前他被罚跪在祠堂,魏无羡揣着几个滚烫的肉包来看他一样,区别就是,他不用像魏无羡当年那般猥猥琐琐压着墙根进来,把隔着油纸都透着香的包子从怀里掏出来,一边吹手一边脸上堆笑,“我让姐姐热了一下,揣怀里可烫死我了。”

他可以正大光明的走进去,甚至摆起架子,提上食盒,因为他现在是江宗主,他无论做什么都有他自己的道理,他没有人来管了。

可是故作平静终究撑不过祠堂的窃窃私语。

他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从另一个人口中。

“被他打杀的鬼修还少吗。”

陈述的事实冰冷刺骨。

他想砸门进去,可是又忍住了,只不过他忍住了,另一个江澄没忍住。

他看着自己破门而入,食盒砸得粉碎,不管不顾连自己最后一点体面都不留。

“要你做什么好人,”江澄的表情有几分狰狞,“魏无羡是你的什么人轮得到你管。”

他憋了十三年的怒火在这一秒全面爆发了出来,江澄用了三年接受的东西被他一夜接收,江澄归来手握陈情半惊半喜,他把自己三年的记忆一夜吞下。

他把一场空前盛大的闹剧和血同饮,他说,他明明白白的听自己说,“魏无羡是云梦的,你还想让他去哪!”

他这一句在心里放了两次,第一次他没有说,第二次却不是他说的。

蓝湛见他,如玉面色又冷几分,他知道自己不速而来已失道义,只是魏无羡的事,他不能不管。

深知他们将来的江澄眼神讥嘲愤怒,他不想知道自己身体的另一个自己这十三年后的三年是怎么过来的,听他们的丰功伟绩,看他们的快意情仇,被心里的嫉恨淹没却还要看着魏无羡的一举一动。

因为他从来都在等。

他怕自己一颗心抛进去收不回,他这样一次一次安慰自己,把两个人应有的样子亲手撕得支离破碎,他要怎么告诉三年而来的自己,一颗心,他早就抛了进去,连爱也不敢说一句。

“魏无羡,你要跟他回去是不是,回你的云深不知处是不是。”

魏无羡是有后路的,江澄知道。

他如果真的逼得狠了,魏无羡就真的走了。他听见三年后的江澄的野魂在他身体里怒吼。

可是不逼魏无羡上绝路,魏无羡怎么会知道,站在他前路上的,是我呢?

“你怎么敢走!你,你是答应了我的。”江澄看着他,眼眶通红却没有一滴泪跑出来。

魏无羡低着头,悲伤随着雨,具现化成密不透风的网,“我没有想走……”

“那你凭什么不告诉我!”江澄猛地抬高声音,眼泪落了下来,“你凭什么觉得我会不要你。”

我是外人啊,魏无羡想告诉他,却又不知该怎么说出口,虞夫人恶他,因他是外人,江宗主喜他,因他是外人,可是江澄呢,他害他一家,尽管不是外人,也该生分了。

“我没想走的。”魏无羡还是低着头,“我只是怕你”不要我,话到嘴边又成了,“不劳烦你的手再脏一遍。”

这句话到了江澄耳朵里成了另一个意思,怒极反笑,“你不是怨我亲手杀了你吗,好,很好,今天这条命,我就还给你。”

未罢,三毒灵力凝聚,一闪之时,捅入自己腹中。

含光君处变不惊,只是看向惊煞了的魏婴——他在等魏无羡的答案,是走,还是留。

“江澄!”魏无羡推开蓝湛要扶他的手,冲将过来,“我,哎,我不是,你……”眼眶里泪珠子打转,他语无伦次,想说的太多一起涌了出来,都不知道先说哪句才好。

魏无羡病急乱投医,“蓝湛你快救救他,看在都是同窗……”

蓝湛从不会拒绝魏婴的一句话,正要上前,被江澄止下了,“你不会像上次一样,和他走了吧。”

三年后的野魂在同魏无羡说话了。

“这里捅伤两次了,”江澄很努力的对他笑了一下,“真的好疼啊。”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8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