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庄退坑了,该取关取关吧

© 墨笑璇
Powered by LOFTER

【王者荣耀】红名退散 扁鹊×庄周

第十篇

庄周来稷下的前一天夫子问了他一个问题,“会解梦吗。”

“不会。”

“哦。”

语气上是完全知道他不会的意思。

扁鹊小声问他,“这人不是个江湖骗子吧。”

“放心,他不是。”庄周也小小声告诉他。

扁鹊点了点头,不做声了,他是很相信庄周的。

不为别的,就见面时庄周头顶上的五颗心,足够他对庄周交付了真心。

【老夫子:呵,臭小子。】

夫子好感度 -1-1-1-1-1……

收到夫子的心理独白,扁鹊眼睁睁看着夫子头顶好不容易亮起的半颗心,啪,炸了。

夫子肯定听见那句话了!

你堂堂一个武学宗师这么小心眼真的好吗!

boss级别大佬的好感度,可以说是非常难刷了。

扁鹊很冷静,好吧,没有就没有吧。

庄周叹了口气,搓了一下手指,指缝飞出去一只小小的流光荧蝶。

扁鹊没躲,任由蝴蝶落在自己耳旁,庄周的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像是这个人贴着自己耳朵说的。

“以后这样和我说话就好了。”

他看向庄周,庄周嘴唇没有动,声音还在耳畔回响,“……你想和我说的,我都可以听到,不论多远。”

“……嗯。”扁鹊特别淡定的嗯了一声,心里却是:庄周声音真好听啊……

不过几天他就知道了庄周是稷下三位贤者里最咸的——尽管庄周有很多别的boss级大佬们都没有的骚操作——但这不影响庄周不能修行的体质,对,庄周在稷下最大的贡献就是做一条咸鱼……啊不,为不能修行的人,开辟了一条修行的道路。

他没有修行体质却能创造修行功法,也确实证明了体质天赋和创造没什么关系。

还是搞不懂——为什么同样都是boss级的角色,庄周就那么水,可是别的boss都没有的骚操作又那么多。不过,玩得久了扁鹊也就习惯了,庄周除了没法替他修行以外,真的是能给他折腾的都折腾了。

灵力不足?来来来我家灵力很强的。

法器不够?走走走我跟你讲哪个哪个地方……

……

折腾到后面夫子都看不下去了。

“你修行还是他修行啊!”

“我不能修行宠宠孩子怎么了。”

“……”

“我亲儿子都不这么养!”夫子丢下气哼哼的一句走了。

扁鹊定定看着他,本身微不可查的呼吸声竟变得沉重,很明显扁鹊是生气了。

“……你放心,我亲儿子我也不这么养。”庄周后退了一步。

庄周感受到了危险,最直观的就是扁鹊的名字,成了红的。

高危,具有攻击性。

扁鹊没有动手,可能是因为他觉得和一个没有修行能力的人动手是一件不合理的事?庄周不太明白,不过真要动手,十个扁鹊都不够他打的。

扁鹊看到了庄周头顶依旧亮着的五颗心,可是他读不到庄周的心,这种虚无缥缈无所依托的感觉让他很不自在。

他知道一切,人或者事物对他的感情变动和理由,甚至于想法,兔子讨厌他,是因为他拔了兔子尾巴上的毛;夫子讨厌他,是讨厌他的生活态度,扁鹊不只是看起来不在乎这个世界会怎么样,他是真的不在乎。

可是对于庄周,他无论发生什么,庄周对着他的,除了笑容就是头顶的五颗心,他感知不到庄周的想法,他不知道庄周为什么能对他毫无戒备的亮着五颗心,也不知道庄周为他亮着的心什么时候会碎了。

人对未知都是持抗拒和不信任的,可能是还怕自己失去以后得不到比这更好的,也可能是失去得太多习惯自己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就像嘴上一边说彩票随便玩玩,心里还是想着怎么中五百万。

有了五颗心,就想要真心,可是五颗心是五颗心,喜欢是喜欢,如果从一开始,他对庄周的信任来自五颗心,那么现在这五颗心就像定时炸弹,他生怕下一秒庄周会告诉自己,你别闹了,我对所有人都是这样。

扁鹊感觉自己从没有这么冷静过。

他抱了一下庄周,很用力,用力到他都可以感受到庄周的颤抖和抗拒——毕竟谁也做不到一个开了红的爸爸提刀过来的时候忍住不抖……虽然庄周不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可就是下意识的怂了。

“你……”话到嘴边又换了一句,“让我抱一会,好吗。”

不知道为什么扁鹊突然平静了可是头顶的红名不是开玩笑的啊……

庄周很冷静的点了点头,抱就抱吧,又不是什么大事。

好像刚才被红名吓着的不是他。

红名褪去了。

他眼前恢复清明,尸横遍野,这是他今天的任务。

他记得庄周与他说过,“你杀伐之心太重,没事过来休息一下。”

作为后夫子时代的第一人,他很喜欢庄周这样和自己说话。

其实他在稷下早就有属于自己的独栋小楼了,一开始只是不愿去住,到后来他的事越来越多,只能搬回去,去庄周的小院里坐坐,就和放假了一般。

去时庄周在树下睡着,侧卧,一只胳膊垫在脑下当枕头,他凑过去,像一只大型犬从背后揽上,蹭了蹭庄周柔软蓬松的头发,也睡了。

“来了。”庄周眼睛都不睁。

扁鹊闷闷回了一声,抱得更紧了。

“现在是夏天。”言下之意就是你这样抱着自己很热。

扁鹊动用了点小法术,不仅不热,而且凉丝丝的还有点舒服。

庄周舒服得不想动,“你这次待多久。”

“不知道,朝歌古迹最近就要启动,就是挺麻烦的。”扁鹊总是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难得浮现一丝困扰。

“你又要和小辈们抢东西啊?啧啧,不要脸。”

“如果他们能拿到还用我去吗。”扁鹊非常不乐意。

他明明都已经很厉害了,可是庄周还是把他当成小孩子。

他咬了一口,正着庄周脖颈的那块圆润的骨头,庄周捂住咬痕讶异的看向他。

“你干嘛?”

他听见什么破碎的声音,庄周头顶的五颗心,碎了半颗。

“谁让你……”

扁鹊的名字,变成了红色。

开车打卡

END

评论 ( 9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