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庄退坑了,该取关取关吧

© 墨笑璇
Powered by LOFTER

【澄羡】云梦双杰,一直都是两个人(一)


他其实早看出了蓝湛眼里的意思,就在云深不知处读书的时候。

他承认自己就是觉得好笑,才任由魏无羡去撩拨蓝湛的,就像他从没阻止过魏无羡花天胡地一样,喜欢吃花酒就吃花酒,他知道魏无羡口花花不是一天两天,撩拨就撩拨呗,他自长大被这张嘴不知道撩拨了多少回,都习惯了。

可是蓝湛上了心,他就越发觉得好玩,只当看一场大戏。

聂怀桑是最先盯上这两个人的,偷偷拿胳膊捅江澄,哎哎,你看蓝湛,估计又要炸了,魏婴也真是,心疼蓝湛啊……语气里的幸灾乐祸听不出一丝一毫的心疼。

他唇角微微一抬,与眼里如出一辙的冰凉相融,“他就是故意找事,雅正集怕是没抄够。”

他是真的不觉得那算什么,就是好笑蓝湛当了真,和他的“习惯”一样。

江澄是一点都不想习惯这种东西,可他又不得不习惯,于是看笑话,看蓝湛动了心,和嘲讽自己一样嘲讽着一切喜欢魏无羡,和被魏无羡撩拨的人。

直到魏婴,被蓝湛抱去了船里。

他难以理解那种被背叛了的滋味,恶心,无法抵抗的恶心,明明说好了的事情,就因为他换了一个壳子而可以忘了,可以放了,可以喜欢上一个人了,而那个人还是他一直不着痕迹推离的那个,“你少撩拨人家,没看见人家不想理你吗?”

“等我啊,去去就来。”

他回想起,不禁笑自己笑得自己心里都疼。

他记得云深不知处蓝湛去求那个老古板让魏无羡留下,他那是对蓝湛说了一句他至今后悔的话:
你喜欢他。

可是他是云梦的人。

蓝湛攥紧了拳头,说,他是我的。

可到头来,魏无羡走了,和蓝湛要好得不是一般。

他再也得意不起来了。

江澄坐了起来,挥了挥手中的陈情,说不定,他能找到这个人。

他们两个没有亏欠,只能相依为命。

一阵狗叫声断了念想,他记得自己说过莲花坞不许养狗,提了三毒出门,来的是金凌。

舅舅!金凌跳过来,我这几天想在莲花坞待着。

仙子在一旁叫的欢实。

他嘴角扬了扬,一个难得不冰冷的弧度,“把小仙子放去哪里,莲花坞不许养狗。”

“可是你不是说可以养了吗?”金凌一千万个不乐意,他记得江澄允他养狗时的落寞,可是现在……是怎么了?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