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庄退坑了,该取关取关吧

© 墨笑璇
Powered by LOFTER

【王者荣耀】扁鹊×庄周 云端与筑梦者

有一天,会有一个提着永恒之火点燃明灯的男孩带你去一个他自己的国度,他会对你说,你好,我是云端上的筑梦者。

扁鹊频繁地看见他,那个一遍一遍告诉别人自己是筑梦师不是骗子的人。

柔软的发梢,浮动着星空的光火,像来自深海凝望的眼睛,静谧,沉默。

“我相信你啊。”他说。

没人听得见,包括那位孤独的筑梦者。

他遥远地贴近着这位筑梦者的世界,一步一步接近却像童谣里那个追逐着月亮的小孩,走近多少,距离多少,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他有时也在想,能看到这人的为什么是他,却又庆幸,能看到这人的,只有他。

他能看到的,不止是筑梦师而已,还有这世界与世界的重叠,他看见建在沙漠里的巨塔,上空穿越信息花火的电流,他看见巨大的城市,卧据沙漠宛如海市……他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他身处沙漠看见了这个城市,还是被城市巨大压力下的恐吓让他看到了这里,看到了这个人。

他不知道,也无暇做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的白日梦问题,人类搞不明白的东西还多着呢,他没忘自己今天还有一份模板要搞,推了推眼镜。

该醒醒了。

灿金的沙漠与五彩的世界从精简的灰色城市底部褪去,犹如雨落,洗得干净。

他撑了一把伞,沿海的城市的风捎带着雨,无孔不入,他仅仅保证了自己的发型没有乱,其他都乱作一团,叹了一口气,准备去洗个澡,他该死的想象力又开始起作用了——
干枯死白的墙壁消失了(尽管他知道这个仅五十平米的小屋唯一阻断还在)只是看不见了而已——他拖去湿透了的外套,白色衬衫紧紧贴在身上,很不舒服,他把衬衫下摆从腰带下抽出来,下班的领带已经微微松了,他用力拽了一把,似乎可以直接从自己脖子里拿出来了,他又放下领带去解衬衫的扣子,眼睛看着空阔起来了的世界感觉自己松了一口气。

人群不见了,他的手指停在第二颗纽扣的位置定定看着,筑梦者这是到了哪里?

他不禁为这人担心了,不被人相信的筑梦者会变成什么样子,他记得自己说过他相信,可是一句没有被听到的相信与不存在又有什么区别,他向前走去,一瞬他竟没有反应过来,他开始走动了,被禁锢在筑梦世界之外的第一次真实的行动。

他活生生的走在了海市蜃楼里,他漫无目的,或者说冥冥之中什么的指引,无论他去哪里都会到他应该去的地方。

是那位筑梦师,他追上去。

他没有刻意隐藏自己行动。

他跑得很快,可是追不上时间的流逝。

尽管他早也发现自己的时间和这个与城市重叠的世界有差,可他真的不知道会这么严重。

筑梦者的身体倒在地上,他追上去,手指抬起,筑梦者的胸口微微浮起光芒,飘了起来,他抬手,却是恰到好处的错过。

七彩的云光自穹顶落下,他惊异望去,他听到了什么声音,他觉得自己飘了起来,眼前出现了一把花团锦簇的粉扇,扇子一圈一圈地转,转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快得他也看不清是什么,只觉得自己是喜悦,满到溢出来的喜悦,眼泪拼命地流下来,不知道在期待些什么,他听到了,那种纯粹喜悦的声音,他看着筑梦者飞向的地方,那是一条大鱼,额头生着独角的大鱼,它游动在空中的动作很慢,如流云,如飞袖,轻轻洋洋,缓缓地一圈一圈游下,筑梦者身体只由那胸口的微光牵引,缓缓归矣。

他的眼泪大滴大滴落去地上,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流泪,但是他好开心啊,真的好开心,身体的每一寸都在叫嚣着快乐,眼泪,他是真的忍不住。

筑梦者落去大鱼的背上,仍沉睡着,可他,该醒了。

身体像是被打开了什么开关,他突然醒了,看着面前的文案,简单写着扁鹊两个字。

他笑了一下,眼角有点发湿,大概是刚才打瞌睡了。

赶紧做吧,他对自己说,明天还上不上班了。

扣扣。

他看了一眼右下角的小企鹅头像,大概是哪个好友上线了吧。

并不在意。

扣扣。

他看去。

窗外有一盏灯亮着——旁边还有一个熟悉得过分的人。

那人向他招手,“你好啊,介意一起出去吗?”

“你是那位——筑梦者?”

那人笑起来很好看,“看来不用自我介绍了。”

“介意去一次我的王国吗?”

他笑了起来,想象里多少次出现的场景。

抛下眼镜,伸手跳出窗外,“荣幸之至。”

句末

庄周不是第一次被骂做是骗子了,他想,没人比他更明白不是骗子却被说是骗子还要让别人相信自己不是骗子的难处了。

毕竟他不想让那条大鱼死了,他一遍一遍祈求,请原谅,如果有谁相信,世界上真的有一条鱼,世界真的有一座梦中城,请一定要相信……

他想他真的要死了。

我相信你。

有人远远地唤道,我相信你。

谢谢。

谢谢。

在他血肉要与灰尘融为一体,在他灵魂落入无边黑暗,在他自己都要忘记梦中城的时候,有人愿意相信他。

真好啊。

谢谢。

谢谢你。

他闭上眼睛。

什么都忘了。

他动了动手指,燃烧着永恒之火的灯变大了,他请那愿意相信自己的人坐下,他站去那人身后,扶着那人的肩膀,轻轻笑了,“飞吧。”

明灯带着星尘的尾翼滑过雨洗净了的夜空。

他看身边轻如薄纱的云雾,看身边宛如玉轮的明月,看那只大鱼拍动双鳍如同滑过月光的水,从他们身边经过。

他听见身后的人轻笑,“祂不高兴了。”

“你怎么知道。”

“我自然知道。”

后记:

他揉了揉眼睛从桌前坐起,手机铃声比他迟了一步。

扁鹊关了闹钟,7点。

“模板!”

突然清醒了。

他记得昨天晚上……

打开文件夹——是做完的?

他松了一口气,却又莫名失落。

是梦吗?

那就是梦吧。

他开始收拾桌上的东西,听到了一个声音,“你相信我,那时候我听见了。”

END.

评论 ( 7 )
热度 ( 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