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庄退坑了,该取关取关吧

© 墨笑璇
Powered by LOFTER

【王者荣耀】扁鹊×庄周 夜火不尽

来自 @洛水 的点文  宫廷医师鹊×占星师庄

庄周,你睡了吗。

轻不可查的一声嗯。

扁鹊从身后环上他,“我让你为难了吗?”

一声叹息,“算不上,这江山,从来都不是谁的江山。”

“对不起。”

“不必同我说这个,现在就很好。”

那时候你不是扁鹊,我也不是庄周,谁也怨不得谁。

“庄周,你没睡着吧。”

昊天下知他这称呼他人并不多,庄周微微抬眼,点了点头,“坐吧。”

“庄周,你真的不打算去见他吗?”才及他腰高的孩子很自觉地坐上他膝头,“他已经来过好几次了。”

揉了揉孩子的短发,一声轻笑,“他又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替他说话。”

小孩耿直得要命,张口就将御医出卖了,“他说带我出去玩。”

“……你还真是好收买。”

因为自己身份的特殊性,庄周一年都不见得能离开这山一次,毕竟……他大多时间都用来睡觉了……

“他不能许诺你这个,我也不能,”庄周语气难得严肃了起来,“带你回来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了,先去将你的今天的古咒语完成。”

“哦……”小孩瘪了瘪嘴,乖乖跳下,去了楼里。

他坐了一会,不知在想什么。

走下星楼,扁鹊还在那里等着,他看了一眼,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双袖敛入身后,自他身旁走过。

就像三秋浸在水里的软骨,冷冷沁着寒意。

“你还是要趟这滩浑水!”

扁鹊唯有苦笑,皇都多少人都等着这消息,只有他和那平头百姓一般,混不在意这国是谁的国。

“如果我说……”他追上去想说什么,被硬生生打断,

“我不想听。”

收回手,不论如何,他看得出来,庄周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而且也不打算原谅他。

宫中无人敢拦他,陛下重病卧床,任何人求见都得通报,唯独他不必,甚至是,只要他愿意过来,谁都不能阻拦!这是只有去星楼见庄周的皇帝陛下的原话。

庄周在他正对的地方站下,看这父慈子孝的场景。

面上冰凉不见喜怒。

“真是少见,”努力坐起来的皇帝陛下脸上难掩的病态,只剩气音的干咳无一不证明这人已时日无多,他还在强撑着打趣,“能在星楼外见到你,我还以为是二十年前。”

庄周冷笑,“那可好,你那时只有一个儿子。”

“你真是一点都没变。”病床上的人脸色浮起一色血色,声音至尾音几乎沙哑,“你难道还想给我再续五年吗。”

他说的是五年前,那场几乎要了他命的刺杀,只是那些想杀他的人知道他去星楼不带侍卫,却不知道他去星楼为什么不带侍卫。

那时候扁鹊也在——他懒得知道扁鹊为什么在——那也是他第一次看这人沾血,穿透伪装在他身边七年有余的少女的胸膛,庄周的眼睛依旧薄凉不见温度,衣襟染上飞溅的血流,他收回手指,就着弄脏的衣袖顺手擦了温度尚未凉透的血,问了一句,“陛下安否?”他就明白了,这人就是干净的,趟入血海也是干净的。

眼前黑了下去。

续你五年寿命,庄周的声音不大,他这个将死之人听得分明,护你姬氏河山三百载,最后五年,千万别死了。

庄周冲扁鹊点了点头,剩下的就与他无关了。

两人的默契让他有点不自在,他好像是被推去了外围,尽管他知道这两个的关系。

“你就那么喜欢那小子,我们多少年交情,还不如一个医术不精的臭小子。”

昊天下敢拿这个开玩笑的,也只有人皇了。

庄周看了一眼那个坐在一旁惴惴不安的孩子,不等庄周发问,他也自觉地介绍了,“这是小九,现在我身边就剩了……”

他没说下去,没那必要了,庄周比谁都明白。

“我争气点,活过这个冬天。”他点了点头,“我很困了,让我休息吧。”

庄周不走,他知道这个将死的混蛋知道他来干什么的,也知道这个混蛋在和他装糊涂,他就这样等着,等一个答复。

“真好啊,庄周,”他挣扎着躺了回去,“只想这个冬天不要太冷。”

庄周,你告诉我姬氏江山还有几年?

一阵死寂的沉默。

我不知道,我只佑这河山三百载。

“扁鹊,你只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趟这滩浑水。”庄周被他气得不轻。

扁鹊看了他好一会,欠身一拜,离开了。

他能趟,就能出来,而庄周最好什么都不要知道。

他去见了一个人。

“兄长,那个孩子是留还是不留。”眉间半朵红莲,红幔底笑意微凉。

扁鹊知道她早就有了计较,叹了口气,“随你吧,北疆那边还剩多久,我是说,你的战神哥哥还打算拖多久。”

“我也不知道,”女子眨了眨眼睛,“你知道的,我可不敢在这上面插话。”

“过了这个冬天吧,别让他为难。”

扁鹊离开。

变化来得比新年的最后一场雪还早。

庄周独自坐于殿前。

他不动,也无人敢动。

人皇已死!

声如霹雳。

他惊坐起。

又是梦。

稍叹一口气,给身旁的人盖好被子,不敢闭眼,闭上眼,出现的就是那人斩开一条血路的画面,为了干干净净的离开,庄周在那天失去了全部力量,于凡人无异。

庄周擦了擦脸上的血迹,很疲惫地冲他笑了一下,“你这是在毁我修行。”说罢,倒在他的肩膀上,人事不省。

真是的,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啊。

扁鹊不自觉说出声,手指摩挲过庄周荧绿的发梢,准备再睡下。

“你不记得了吗?”庄周突然开口,眼睛依旧闭着,“你那时候站在我前面说要保护我,因为你很喜欢这个哥哥。”

扁鹊想不起来这一段,“那是小时候说的,见你好看,口无遮拦,做不得数。”

听他说这话,庄周就睁开了眼睛,“那现在呢?”

……

“我爱你。”

你就是我的命,我得保护好你。

END

评论 ( 5 )
热度 ( 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