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庄退坑了,该取关取关吧

© 墨笑璇
Powered by LOFTER

【马三娘性转×护法】虚度风光

嗯,马三娘性转的名字差点逼死我,参商(shenshang)不要骂我,我承认我是群里最水的……

他承认自己没安好心。

从第一次见面的起。

你是他的什么人?

有人从背后掐住他的喉咙。

“唔,”一口气梗在喉咙里,“你,呃,放手······”

声音真好听。

原本只想开个玩笑,谁知道玩到底,是自己当真了。

你猜。气息宛如蜻蜓滑过池水微漾的波纹。

“你先松手,”顾清觉扣住他的手腕,暗暗发力,传说武功平平的护法,内力似乎没有传闻中那么糟糕。

心下便有了计较。

有点意思。

“你的内力,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故意几个几个的吐字,他满意地看着少年眼的光芒渐渐溃散。

我不告诉教主,你告诉我你的一个秘密如何。

他的每一句吐息都在耳边飘过。

你松手……

我不是在和你商量。

轻飘却实实在在的威胁。

他甚至都能想像到背后的人眼睛微眯的危险神态。

尽管至今未见这人的面目,他手心有点湿,一时也不知该如何进退。

顾远是你的什么人。

其实不必问,这人的语气早就知道了一切。

或许他入魔教之时,这人就在某处窥看着了。

别想那么远,我可是今天才认识你。

这人如探得他的心思。

护法为何还不到!

议事堂一声暴喝。

颈间的力气骤然消失。

下次再见。

来的没有声息,走得也不露痕迹。

这样的人……

他忽的明白了,这样的人只有一个。

一堂主。

喂,知道为什么没人见过一堂主的脸吗?

第二日夜里他就出现在自己身后。

还是身后。

小人。

他冷哼一声。

告诉你一个秘密,那是因为那些人都死了。

一记肘击被身后的人拿捏住。

其实还有一种办法。

胳臂被拉拽脱臼。

嘶。

他不由叫出声,你放手!

眼眶通红。

啧,你这样就很不好了。

眼睛裹上几圈布料。

别乱动,我可舍不得你的另一个胳膊也这样。

他忍下。

空气安静得如同泥封的老酒,一切诱人的气息都在安静里收藏。

泥封忽松。

突然被这人抱在怀里。

顾清觉挣扎不脱,“你干什么!”

“别动”,这人强将下颌抵上他的头顶,“别动。”

左臂安接了回去。

我什么都没告诉他,你放心吧。

你是谁。

他知道顾清觉不是在问他的身份。

“我不是说了吗,我是一堂主。”

你到底是谁。

衣料层层剥落。

别问了,记住这个感觉。

顾清觉向着他在的方向笑了一下,眼睛闭着,他说,“好。”

你为什么……

参商,你的名字对吧。

他倒在地上,天空血色黯然,唇角一丝血迹流下。

顾清觉记忆里一切都不在了,什么卧底,什么死亡,都消失了,灌进耳框的只有铿铿锵锵的刀剑声。

再见,再见。

“三年让我好找。”

顾清觉从树上跳下来。

“你还想在这种地方待多久。”

他笑了笑,很困乏的样子,“参商不见,你想说什么?”

“暑气太重,想来你这里乘乘凉。”

END




评论 ( 18 )
热度 ( 27 )